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银鹰无差】Barton以为他们会白头偕老〈糖中玻璃渣(?),食用谨慎〉

*注意事项
#有ooc
#银鹰银无差
#第一人称
#虚构,虐?

1.
  CilntBarton,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曾经有个称号——Hawkeye,我年轻的时候,一开始是个神盾局特工,后来是个Avenger,听起来很厉害,但也就是每天跟队友一起收拾几个闲得发慌的反派,不过就算是再伟大的英雄,同样会因为一些外部因素影响而——好吧,其实就是有个跑的飞快的白毛,再一次任务中,他为了保护我,被射成了筛子,当时他的血液不断的流出,止也止不住…他死了,看着手上的鲜血,我从来不知道,血原来可以这么滚烫,烫得我手脚发软,几乎扶不住他的身体,虽然后来他被Thor用宇宙魔方复活了,但是经过这件事情,我开始力不从心,束手束脚,没日没夜的担忧,甚至影响了任务中的状态,几次致自己的队伍于险境虽然队友们都在安慰我,连Wanda也在一天下午训练完毕后,特地过来跟我说「那件事不是你的错,Oldman.」well,不得不说她的眼睛真的很美,但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自己到底需要的是什么。

[也许我该退休了,我,我害怕因为自己而再次失去他,我承受不起了。]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但这是事实,我不想看到他再次因为我而死去。

 
刚刚引咎辞职的几天我过得很难,整天都闲的骨头疼,而且会时不时地叫他的名字,即使我已经离开了他,这让我很烦恼,直到有一天中午,为了缓解无聊我在花园一边晒太阳,一边无聊的投掷花生米给隔壁人家的狗狗吃的时候,一个模糊的银色身影直接扑到了我身上,我被压的气息一滞,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终于找到你了,别想再逃开,Oldman.)我推了推他,(起来,我们得谈谈,boy.)

我跟他说清楚了一切,我的状态这么差的原因,为什么连最基本的射箭都变得不能百发百中,为什么会想要退休,即使每天都闲得浑身骨头疼,他听了之后沉默了很久,我以为不会听到他的回答,他只是扶住我的双肩轻轻地吻了吻我的额头…

在那之后他就跟我一起退休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跟Wanda一起偷了神盾近期退休人员的地点资料,还回去后直接依靠他的超级速度来找我了,连跟局里打个招呼也忘了了,还是Wanda帮他请了个假…

之后我们就在爱荷华乡下的小屋生活了二十几年,现在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闲赋在家,领着退休金准备颐养天年的中老年人,每天浇浇后花园里开得鲜艳夺目的花丛,偶尔去集市上采购一下生活用品,跟家里一直闲不下来的白毛小鬼互相嘴炮几句,然后一起分享午餐,奥,对了,虽然他现在也是Oldman了,但我还是喜欢叫他kid,我们还需要定期给一位女士写一封信,告诉她,我们过得很好,我一直认为岁月无损她的美丽,她的眼睛依旧夺目迷人,特别是发色依旧灿烂如朝阳般温暖,白毛小鬼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如火似血更适合形容她妹妹美丽的大波浪秀发,说是像流动在体内的暗红血液,紧抓人的眼球,虽然形容不同,但对于她即使时间流逝也依旧美丽如初这点上,我跟他哥哥的观点倒是出奇的一致。

每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进卧室的时候,我都会准时醒来,照例给旁边依旧熟睡的人一个轻轻的早安吻,即使我们已经不再年轻,脸上已经有了皱纹,皮慢不再光滑紧致,我甚至已经有了几根白发,但——唯爱永恒,不是么?

2.
我以为我们会幸福到永远…

3.
(Clint…Clint?…Oldman,别再逃了,该醒了…)
 
眼前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boy你叫我干什么?逃?我怎么了?]

光线透过眼睑间缝隙照射在眼睛里,我努力睁开朦胧沉重的双眼,试图看清周围,突然我的身体僵住了…我闻到了周围残留的战火与废墟的味道,我记得,这是在Ultron肆虐后废墟的气息,也是让我和Wanda彻底失去他,灵魂痛苦不堪的气息…

僵硬着转过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躺在地上内个一头银发的男孩儿,翻涌的情绪几乎将我压的不能呼吸,侧躺着艰难的伸手希望能和他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掌相握在一起,但是持续失血的眩晕与连续高强度作战后的疲惫感让我眼前一片发黑,没能成功握住他的手,我再次昏迷了过去…

醒来后,他留给我和Wanda面对的只有一座漆黑冰冷的墓碑,Wanda泣不成声,我麻木着安慰了她,让队友护送她回去,一个人独自靠着墓碑从天明坐到了天黑,然后缓缓站起来活动了下僵硬疼痛的双腿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

那一天我想了很多,他在天上会不会过得很好,会不会还整天依旧淘气的没边儿,不过我想他最不会愿意看见的,就是Wanda难过,也不会愿意我自暴自弃下去,毕竟我还得替他照顾同样伤心欲绝的Wanda…

而且我还要为他复仇,不是么?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