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Chara中心】旅程的最后

◆全文刷屏预警✨
◆私心设定,没有杀死小花✨
◆OOC归我

🌟◇排版辣眼睛◇🌟

———————————————
* ***      Lv.19       166:23
    新家
档案已保存。
———————————————
  我在新家里探索,真是格外熟悉的一切啊,我看到了Asriel,Toriel,Asgore和我一起生活的地方,我们的家,我看到了我生前画的画,给Asgore的毛衣,真为难他还留着那件粉色的毛衣,这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了…这是我们...

2017-06-07

【Hydra 叉冬】圣诞夜

#OOC归我#

圣诞夜的晚上,窗外飘着晶莹细碎的雪花,一片霜白的世界让亮着暖黄色灯光的小屋显得温馨至极。

被精心布置过的小屋内,单手拿着一杯伏特加坐在柔软的棕色海绵沙发上的winter,难得放松的看着圣诞夜的电视节目,一边抬手小口酌饮着玻璃酒杯中的酒水,左手边散发着温暖的壁炉寂寞的燃烧着,火焰反映着Winter有些苍白的皮肤多了些血色,搭在右侧扶手上的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右侧沙发上的木材雕刻的花纹,发出沉稳的敲击声,温暖的手指随着敲击的频率陷入海绵,又离去,走神中的winter回想着他的‘长官’临走前和他说的话
[Winter,我会尽量早点回来,别给老子瞎跑,圣诞可不只是只有组织出去‘活动’,...

2017-04-08

#堕入黑暗#

#自己不知道自己瞎写什么系列#
#OOC归我#

战争特有的硝烟味弥漫在这里,残骸,断肢,温热的鲜血,未凉的尸体,逃窜的幸存者,以及…我。

慢条斯理地将复合弓上的碎肉和骨渣用拇指抹下

它刚刚敲碎了一个普通人的头颅,那是一个有着棕色头发的男性,可能还是个学生?Oh,无所谓了,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在命运都抛弃了你的时候,你还会在乎什么?

搭弓,射箭,命中

悠哉地迈过被电焦的尸体,拔下陷在散发着熟肉味道的尸体上的箭羽,哼着不成曲的小调继续搜寻着下一个小可怜儿…

这场杀戮,只会在我用尽最后一分力气,停止最后一下呼吸时停止,这是对我所保护的群众,最充满爱意的回馈,为他们的残忍,为他们的自私,为他...

2017-04-08

(微铁鹰)Less talking.More fighting.

#微铁鹰#

#OOC归我#

1.

总是被一个“混蛋”叫做肥鸟,最后却坠楼身亡,这是不是有点嘲讽?当然,这不是Clint承认铁罐儿对于他的“爱称”,但是当你从一百多层高,全纽约最丑的建筑上被折断四肢扔下来的时候,你能想的事情,做的事情太有限了,亚洲有种说法,人在最后死亡的时候会出现走马灯,Clint想他们是对的,脑海中不断飞过小时候和Barney相依为命,到后来他的离开,与widow相遇,到成为Hawkeye,曾经的每一分愉悦和痛苦,都在短暂的坠落中被迫重新回忆了一遍,然后就是骨头碎裂的闷响,全身的剧痛和无边黑暗…

“肥鸟,醒醒,hey,你再不醒我就要让Jar派纳米机器人去clean了你...

2017-04-08

(隐?银鹰BE)一同所见证的誓言

#婚礼
#隐银鹰BE
#本来想给一个人看的:)
#这本应该是我送给我们的婚礼:)
#不要纠结名字…起名废痛苦哀嚎

  天还蒙蒙亮,微弱的光线从落地窗透过印在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上,Clint站在卧室更衣室的等身镜前,紧张的整理着自己的衣领,皱着眉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着装,左右转换着身体角度,仔细的检查着衣着。半响,用手抹平衣角最后一点褶皱,不安的正了正黑色领结,抬起手看了看精美的男士手表

[well,8:45,也许我还有一点时间冷静一下]

Clint这么想着,他左脚轻轻踩了踩柔软的羊毛地毯,将重心移到右方,双手环胸目光锐利地审视着自己,确定全身没有一丝不妥之后走到卧室床边坐下,静静等待着时间...

2016-11-11

一些巴拉巴拉的絮叨

嗯…之前退圈,再加上三次突然忙起来,然后慢慢就跟圈里的不怎么联系了,今天突然又开始说了说话,有一种回味的感觉,像是嚼那种无糖花生味饼干,虽然一开始觉得有些晦涩,但是又有种非常好吃的味道。
想回去,又回不去_(:з」∠)_自己已经没精力去捡皮了,发生在那些皮上的事情都不想再回顾了。

然后发现饲主啊,朋友啊,又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宠物,啊,现在一个人沉浸在回忆里。
还有点庆幸自己有截图的习惯,也许是真的改不了的玻璃心,难过有替他们高兴,有了新的人陪他们,自己走了确实不会有任何人太过在意,也不会在意太长时间,我也不清楚,以后有没有人还会记得的我,我存在过圈子里,一个默默无闻的透明,只有一两个算是熟悉的人...

2016-11-07

嗯,大概就是《了不起的盖茨比》和美剧《汉尼拔》了,一个让我憧憬着它的时代和电影中的人生百态,一个让我着迷于它的拍摄手法,它的剧情,还有剧中Will以及Hannibal之间的复杂关系。

2016-10-06

Captain Hydra和他的盾牌

#摸头杀#
#Captain Hydra x 蛇盾拟人#

穿着一如既往的皮衣皮裤,边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边用组织内通用传讯器向Master抱怨着

〈刚操练完那帮新兵蛋子,成绩真是让人大失所望,还以为经过头儿略微称赞的精英能够给人一点惊喜,huh…Master,您真该来看看。〉

“oh,我想你们现在应该是在训练室挥汗如雨才对?”眯着眼睛眼睛中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死盯着休息室里几名士兵,“先生们,姓名,所属,以及…口令?”

看到对方几人腰间别着的Glock 22别有深意的冲他们笑着,戴着露指皮质手套的左手将通讯器塞回腰包,右手不经意的扫过腰侧的基地紧急集合按钮,然后按在了右侧皮带的勃朗宁上,
“你...

2016-06-30

(天使夜)跳跳草裙舞也不错

▽天使夜

▽草裙舞AU

全身僵硬地现在夏威夷的篝火晚会中,完全无法被周围热闹的氛围所感染,不可置信的表情依旧残留在夹杂着少年的稚嫩与青年人的青涩的面庞上,柔软略长的金发也被刚才听到的事情震惊了一样,有些僵直的垂伏在双颊,原本红润的面色变得煞白,眼神惶恐尴尬,声音干哑地问着节目主持人:

“Sorry,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这一定是我打了抑制剂的幻听对吗?!”

咬牙切齿地再次询问,眼神变得具有凶狠与狠厉,威慑力十足,然而对面的主持人热情淡定的重复了一次答案,完全忽略了威胁的眼神,

“我才不干!”

猛地站起身,座椅被连带掀翻,气愤地想要甩手走人,却被坐在身旁的Kurt小心翼翼地拉住,...

2016-06-30
1 / 3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