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Chara中心】旅程的最后

◆全文刷屏预警✨
◆私心设定,没有杀死小花✨
◆OOC归我

🌟◇排版辣眼睛◇🌟

———————————————
* ***      Lv.19       166:23
    新家
档案已保存。
———————————————
  我在新家里探索,真是格外熟悉的一切啊,我看到了Asriel,Toriel,Asgore和我一起生活的地方,我们的家,我看到了我生前画的画,给Asgore的毛衣,真为难他还留着那件粉色的毛衣,这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了…这是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在我四处探索的时候,Flowery不停的在我耳边说着它记得的一切,告诉我,我们曾经有多么亲密无间,屋子里到处都有…金色的花,我的潜意识告诉我,它们对于我有些非常的意义,我看到它们就翻涌而起的复杂情绪,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我却想不起来任何有关它们的事情,这让我很痛苦,也很愤怒。
———————————————
*(你拿走了钥匙,把它挂到了你手机的钥匙圈上。)
———————————————
将巨大绿色的钥匙系到Toriel给我的手机上,走到门左边的镜子前,仔仔细细看着现在的我
———————————————
*这是我,***。
———————————————
Flowey所诉说的所有,我都感应到过…
[它到底是谁?]
[…]
[不,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当我杀死了所有人后,一切都会不再重要了…]
[我所要做的…]
[就是…]
[做我该做的事…]
[毁 灭 这 一 切 !]
———————————————
*(你拿走了钥匙,把它挂到了你手机的钥匙圈上。)
———————————————
我打开了冰箱门,看了看里面…
[真可惜…]
———————————————
*没有巧克力。
———————————————
*(我打开了锁链。)
———————————————
[现在好了,谁都将没法阻止我了…]
走过无趣又无用的甬道,边走边听着Flowery说着它的绝望。
当它说到保存点时,忍不住露出一个并不温暖的笑容,看着它的表情,我的手掌难耐的握紧了手中的真刀。
[决心,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决心,包括我自己…]
[最初,是用怎样的决心,下手杀死第一个怪物的?]
[好奇心?]
[不,也许只是恶意的试探…]
它说,没办法预测我的行动。
[是啊,我自己也没法预测我自己,在下一步,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什么样的事情。]
它说,一开始没有认出我。
[…Asriel?也许我早就应该意识到是你,不是么?]
它问我苏醒的原因…
[也许我是“听”见了。]
它厌倦了。
我 也 是 。
它说,去完成咱们未竟的事业,让所有人都自由,让他们看看真正的人性。
[当然,我会完成的,我会杀了所有生物,我会…一个人完成。]
它说,过去了那么久,我还是唯一理解它的人。
[你还是,如此天真。]
它说,想咱俩这种人,一旦对方挡了自己的道,就一定会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
[也许我刚才是错的,你是如此的…理解我=)]突然脸上露出一个微笑,眼睛睁圆飞快地向目的地前进。
Flowery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始瑟瑟发抖,气虚地笑了两声。
它告诉我,它改变主意了。
[太晚了。]
它叫我不要摆出那副凶相。
[其中一个“我”,没做任何事。]
它说这一点都不好玩。
[我会赢得战斗的胜利,我 会 是 最 后 的 赢 家。]
———————————————
***        Lv.19         180:13
最后的长廊
        档案已保存。
———————————————
  我不想说接下来的战斗了,我在和…他…叫什么来着?Sans?对,Sans,和他战斗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论他杀死我们多少次,我们总会重新回到这里,回来找他,我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冰冷的骨头穿过了我们的心脏,我们读档后总会变得更快速,更 强 大。
实话说,我得感谢他,在无尽的战斗中,我的决心终于能够彻底地影响另一个“我”了。
  我们会记得他所做的所有动作,就像Flowery说的,在一次又一次读档中,事情都变得很容易预判。
他一直在不停的说着一些话,突然…
攻击停止了…
————————————————
*Sans在饶恕你。
———————————————
什么?饶恕我?oh,又一个…
等等,不,也许我可以试试看,如果我饶恕他,会发生什么?
———————————————
花~~~~~~式吊打!!
如果我们真的是朋友…
你就别回来了。
———————————————
不出所料,拥有不弱决心的怪物,怎么可能会做出愚蠢的选择呢?
———————————————
*…
*你摆出这个表情…
*啧,我完全不想评价
———————————————
他看出来了,看出…他已经死在我手里一次过了。
我们战斗了很久,可不论怎样杀死我们,我们还是会回来,回到这里,直到他被我们杀死为止…

[终于…]
———————————————
*Sans看上去真的很疲惫了。
———————————————
  之后,在我以为又一次要被他杀死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他想困住我,永远的那种。
即使是站立在这里,直到时间的尽头…?
[我们拭目以待。]
我们静默地对质着,时间慢慢过去,他开始说话都会打哈欠了,我们看着他一点点,一点点地合上他闪亮亮的眼睛,然后发出了zzz…
[他睡着了,该我们了。]
慢慢挪动,选择战斗…
…很遗憾,Frisk的攻击落空了。
———————————————
呵,
你还真以为就凭你也可以…
———————————————
然后,
我告诉了他,我可以=)
———————————————



于是…
看来结果就是这样了,嗯?

总之…
别 说 我 没 警 告 过 你 。
够了。
我要去grillby's了。
papyrus,你想来点什么吗?
———————————————
之后我…去了城堡,看到了地下室里的七具棺材
———————————————
*(跟看上去一样舒适。)
———————————————
我想那里永远不会再有人躺进去了。
然后,我准备迈出最后的一步了。

我们见到了,国王。
他说从没见过花朵哭泣的样子…
[我想我们知道是谁做的了。]
他问我是什么怪物…
[我是…]
[LOVE所制作出来的…]
[怪物啊。]
  我们…
  我们轻松地赢了他…
  在他说没有必要战斗的时候…
  是Flowery亲手杀死了Asgore,可我并没有因为再也没了阻碍而欣喜…
  为什么?
  我就要完成我未竟的“事业”了,可我却,没有任何算作兴奋的情绪…
———————————————
看?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全都是圈套,看到了吗?
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来替你杀了他!
不管怎样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能派上用场,对你来说很有用!
我保证不会挡你的道!
我 可 以 帮 你…
我可以…
我可以…可以…
求求你,别杀我。

———————————————
我…
由灵魂深处…
感觉到了…
厌 倦。

  最终,我没有杀了Flowery,我们饶恕了他,即使杀了他,只要我举起手臂,然后落下就够了,可我没有那么做,也许是凌乱的记忆碎片让“我的决心”开始松动,也可能是因为…他是我最后的家人了,即使他现在感觉不到爱,随时还有可能对我们痛下杀手,当然,前提是他杀得掉我们…
  现在,你只需要知道,我们三个人,会回到地上世界,就够了。

END

评论
热度 ( 7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