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微铁鹰)Less talking.More fighting.

#微铁鹰#

#OOC归我#

1.

总是被一个“混蛋”叫做肥鸟,最后却坠楼身亡,这是不是有点嘲讽?当然,这不是Clint承认铁罐儿对于他的“爱称”,但是当你从一百多层高,全纽约最丑的建筑上被折断四肢扔下来的时候,你能想的事情,做的事情太有限了,亚洲有种说法,人在最后死亡的时候会出现走马灯,Clint想他们是对的,脑海中不断飞过小时候和Barney相依为命,到后来他的离开,与widow相遇,到成为Hawkeye,曾经的每一分愉悦和痛苦,都在短暂的坠落中被迫重新回忆了一遍,然后就是骨头碎裂的闷响,全身的剧痛和无边黑暗…

“肥鸟,醒醒,hey,你再不醒我就要让Jar派纳米机器人去clean了你的收藏和饼干了!Jarvis,他真的清醒了么?”费力地撕开恨不得黏在一起眼皮,透过长翘的睫毛看着与躺着的自己面对面近的像是呼吸都交融在一起,正在向AI管家询问的Tony Stark,一双正看着自己的焦糖色眼睛让Clint有些出神,不知为什么Tony也没有直起身,而是维持着和Barton面对面气息交融的局面,可能是互相专注凝望的时间太长了,Clint不自在的讲眼珠转了转,声音暗哑的微微出声:“我想我现在需要点水,不过能给我点饮料最好。”

铁罐略微有些尴尬的直起身,然后若无其事的边说边将放在一旁的温水端起来,“Jarvis.,告诉其他人,我们的睡美人醒了,”然后对着地上的机械手臂用夸张地语气说,“Dummy,来daddy这儿,这里有只重伤断了翅膀的肥鸟要喝水,当然,为了他的小命和Daddy不被可怕性感的俄罗斯女间谍杀死,快来帮Daddy。”

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Clint总觉得Tony语气有些后怕,“Really,你真的不是打算杀了我吗,铁罐儿?”Clint睁大了眼睛盯着半弯着腰正要给Dummy递水的Tony语气震惊得问,“别以为我不知道Dummy总是会摔碎水杯。”

Tony用了一秒钟思考如果真的让Dummy喂水的后果,再用了一秒钟想了想死肥鸟衣服湿了或者再次受伤的后果,果断吩咐Dummy拿来吸管,插入水杯,单手拿着水杯将吸管送到了Clint嘴边,“Less talking.More fighting.”

Clint边喝水边抽空眨眨眼说,“这是我说过的话。”

“但你是显然没有这么做,不然也不会被偷袭了,Agent Barton.”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的女特工进门时用意外的眼神看了看Tony·死傲娇·嘴硬·Stark,然后对着躺在病床上的特工先生冷冷地开口。

“Tasha,我只是不小心,你们相信我,永远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状况了。”Clint难得认真的向Natasha和她身后的猎鹰保证会注意安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Maybe?]

Natasha明显地明白躺在床上暂时全身骨折的Agent Barton又在运用他的小聪明了,不过也没有戳穿,只是翻了个白眼给他然后转身离开了Stark大厦的医务室,Tony无奈地摊摊手说:“希望你早点好起来,and…事实上,注意安全是挺重要的。”然后飞快地跟着女特工离开了医务室。

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Falcon此时双手环胸严肃的向微微闭上眼的Hawkeye说:“他们说的很有道理,你应该听听他们的话。”

“你知道吗,我现在需要点什么?”闭目养神状的Clint对着门口的Falcon说。

“um…sleeping?”Falcon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

“Yes, you are right, but  no …prizes…”声音越来越小,在嘴唇开合发出最后一个音时彻底没了声响,见状,Falcon只好轻手轻脚走过去,将还在Clint唇边的水杯放到床头的桌子上,再无声无息地走出了医务室。

2.

经过了几个月的修养,Clint终于能够再次活蹦乱跳地爬通风管和进行日常训练了,养伤期间,铁罐儿无数次把Clint的最爱——Falcon妈妈亲手制作的曲奇,在他面前一口一口的吃掉了一盒,当然,Tony听了无数次小肥鸟声音低沉的对他说:“有时候你真是个混蛋,就像现在。”

回答他的只有穿着无袖紧身背心铁罐儿的嗤笑:“我不只是混蛋,我还是个慈善家,天才,富豪,科学家,曾经是个军火商,我还是钢铁侠。”

“带着你的小夜灯离我远点,PLEAS.”

“As you wish, My little fat bird.”

3.

“不是要质疑你的天才,Tony,但这看起来不像是一个陷阱。”这是Clint养好伤后的第一个任务,Clint双手插腰微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

“不是陷阱,暂时不是。”Tony穿着Mark42飞在天空中回答Clint,然后通过频道告诉所有队员,“看这个,这是奥创检测器上的一个光电,到处看看,找到不同寻常的地方,但是要小心,特别是你,小肥鸟。”

“Tony说得对,Barton.”队长的声音通过耳麦附和着Tony刚刚所说的,“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更多的人民。”

Falcon在突然在频道中喊:“Guys!I think I need some help!”

“I'm coming.”一边左手双指按住耳麦回答Falcon,一边拿好复合弓跑下复仇者号,向正在蹲着仔细观察化学工厂内一处草坪的sam赶去。

“NO!”Falcon突然站起身张开翅膀平举在身体两侧,将他面前突然弹射出来的类金属液体尽数挡住,完美的保住了背后刚到达的Clint,自己则被液体包裹住,“奥创升级了这个个体。”

“SAM!”Clint瞬间睁大眼睛,按住耳麦通知队长和Tony,“奥创袭击了Sam.”

“先把他困住,Barton,我和Tony会立刻赶到。”

队长沉稳地声音帮助Clint冷静下来,回答道:“I see.”看着身前已经转过身的奥创,快去搭弓连续射出三箭,“网,泡沫,电击,我觉得已经足够了,奥创。”

Clint嘚瑟地看着被捆绑住的奥创,紫色太阳镜后的蓝色眼睛出奇的闪亮,左手扶着复合弓一端,使复合弓直立放置在草地上,右手随着解释三支箭矢一次伸展出,然后在话音落后,插在穿着黑紫色紧身作战衣的腰间,然后转身看着赶来的Tony他们说:“Well,我想我已经解决了,奥创纪元不过如此,剩下就是就sam了。”

然而Clint并没有收到预想中被Tony或嘲讽或赞扬的话,而是听到Tony惊恐地声音从耳麦传来:“Clint!小心!”

下一瞬间,Clint觉得腰腹部一阵剧痛:“啊!!”然后就直接被一只触手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不远处的地上,一下子被摔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鼻腔里充满了硝烟味,工厂废墟,血液的味道,不知名的化学材料融化的味道,身下是冷硬的混凝土和细小的碎石,血液流失的恐怖感觉,洞穿身体狰狞伤口的剧痛,一切都摧残着Clint的精神,旁边Tony和队长他们五人已经顺利打倒了奥创,正在向着他跑过来,而这时,黑暗再次开始蔓延在Clint的视线内…

“撑住!Clint!醒醒!I need you…Please don't leave me…please…”在失血过多昏迷前耳边是Tony焦急惊恐的呼喊。

[这可真是有点难。]

Clint这么想着,然后就安心的昏了过去。

4.

数月的调养终于让Clint的身体好的七七八八了,在养伤期间的每天下午,都有人在他耳边和他说:“Less talking.More fighting.你自己说的,有印象吗,小肥鸟?”

“well,我不会死的,至少不会在没有吃够小甜饼,没有安排好我的珍藏之前死的。”每次Clint的回答也都是这句话。

“Oh, honey, that's so sweet.”一只穿着金红色盔甲的手臂伸向Clint的床头柜,拿起了一个不大的曲奇铁盒,“well,我想我该走了,还有盔甲等着重新喷漆呢。”然后飞快地跑出了Clint的房间。

“Wait!放下我的小甜饼!”反应不及的Clint在铁罐儿快出了房间才反应过来,只来得及将一旁空的水杯扔出去,一下子就扔在了铁罐儿拿盒子的手上,不过没有什么用,除了水杯碎裂,“小混蛋!”

“我会让Jarvis清理干净的。”Tony扭头回看,幸灾乐祸地向Clint保证。

“带着你的小夜灯离我远点!”Clint拖着打着石膏的腿站在他的房间门口盯着Tony的背影生气的呼喊。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