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Hydra 叉冬】圣诞夜

#OOC归我#

圣诞夜的晚上,窗外飘着晶莹细碎的雪花,一片霜白的世界让亮着暖黄色灯光的小屋显得温馨至极。

被精心布置过的小屋内,单手拿着一杯伏特加坐在柔软的棕色海绵沙发上的winter,难得放松的看着圣诞夜的电视节目,一边抬手小口酌饮着玻璃酒杯中的酒水,左手边散发着温暖的壁炉寂寞的燃烧着,火焰反映着Winter有些苍白的皮肤多了些血色,搭在右侧扶手上的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右侧沙发上的木材雕刻的花纹,发出沉稳的敲击声,温暖的手指随着敲击的频率陷入海绵,又离去,走神中的winter回想着他的‘长官’临走前和他说的话
[Winter,我会尽量早点回来,别给老子瞎跑,圣诞可不只是只有组织出去‘活动’,如果有不认识的人进了屋子,你知道怎么办,记得给老子崩了他,收拾干净,最近家里刚补给完,饿了就自己吃,我回来晚了就不用等我了…]
他从来不知道长官原来可以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好像保姆,但是喜欢这样的Brock】
抬手遮挡着已经勾起的嘴角,掩饰性的清了清嗓子
【Brock要是看到就不好了】
[生病了?作为资产,自我损毁可不行,常备药在左手边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里,用完给老子好好放回去。老子出门了,好好看家。]
听着他的嘱咐和关心,感受着头顶温暖的手掌穿过头发时的触感,脑子里忍不住冒出奇怪的想法
【喜欢这样的Brock,只属于Winter的Brock】

眼底有些青黑的男人侧脸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十一点。”从咽喉中的声带发出震动,嘴唇几乎毫无动作,声音混杂在电视节目主持包袱引发的笑声中,低垂下眼睑,盯着咖啡桌上的那个牛皮纸包裹,上面有一个蓝色的礼结,看得出是经过精心包裹的,这是一个星期前早就买回来的礼物,之前一直被Winter藏在地下室武器架的最内层的暗格里。

[滴答,滴答,滴答…]挂钟尽职的发出时间流逝的滴答声,提醒着winter午夜的临近,男人起身再次为自己续上一杯,却没有饮用,而是放在咖啡桌上包裹的旁边,眼睛盯着包裹开始发呆。
也许真的是年纪大了?一些陈年旧事变得很容易想起来,或者也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清醒时总有Brock在身边,而现在是一个人?
第一次看到他
[嘿,给老子记住,你是组织的资产,WinterSoldier.作为武器存在,没有价值,只有被毁灭,这是给你的忠告。]
再次从冷冻中苏醒过来,第一眼看见的还是他
[Winter,Welcome back.]
几乎每一次,醒来或被停止的前一秒,都能看到他。

Always.

[咔嚓。]

清晰微小地开门声透过无脑电视娱乐节目的笑声传入winter的大脑,男人立刻握紧了沙发旁边暗格里的M9手枪,翻身躲在沙发后面,双手持枪瞄准门口,与寒风和雪花相伴进入小屋的,是一个男人,winter在看到熟悉的身影后松懈下来,慢吞吞的将M9放回暗格,左手拿起咖啡桌上的包裹,走到正在脱下黑色大衣的男人身后,沉默地看着他,男人动作一顿,维持着衣服半褪地状态,背肌在黑色作战背心的贴身描绘下更加性感,扭头从肩膀瞥着站在身后地同居人:“怎么了,Soldiers?”
【看起来心情不错?】Winter伸出左手,想将包裹塞到Rumlow怀里,却被握住手腕,冰冷的金属和微温的手掌相握在一起,Winter不解地看向Rumlow,一条崭新地还带着体温和Rumlow气息的围巾盖住了头,Brock挂好外衣,勾起嘴角好笑地看着Winter。

“Brock?”米白色的围巾下传来Winter的声音。

“For you, my soldier,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Sir.”

winter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觉得今天壁炉也太暖和了。
Brock拉下围巾,接过Winter手上的礼物,拉着他的手一起坐在沙发上,询问着他有没有好好听话,吃了药没有,有没有按时吃饭,偶尔分身看两眼搞笑娱乐节目,一旁的Winter和Brock大腿贴着大腿地坐在一起,回应Brock…

室外的一片寒冬在夜晚中呼啸,而室内,是永恒的温暖…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