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隐?银鹰BE)一同所见证的誓言

#婚礼
#隐银鹰BE
#本来想给一个人看的:)
#这本应该是我送给我们的婚礼:)
#不要纠结名字…起名废痛苦哀嚎

  天还蒙蒙亮,微弱的光线从落地窗透过印在一个成年男人的身体上,Clint站在卧室更衣室的等身镜前,紧张的整理着自己的衣领,皱着眉看着镜子中自己的着装,左右转换着身体角度,仔细的检查着衣着。半响,用手抹平衣角最后一点褶皱,不安的正了正黑色领结,抬起手看了看精美的男士手表

[well,8:45,也许我还有一点时间冷静一下]

Clint这么想着,他左脚轻轻踩了踩柔软的羊毛地毯,将重心移到右方,双手环胸目光锐利地审视着自己,确定全身没有一丝不妥之后走到卧室床边坐下,静静等待着时间到达九点的钟声,思绪回到了昨天…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急促地敲门声将正在安然享受舒适睡眠的nat吵醒,女特工阴着脸起身,带着低气压起床气穿上了柔软的睡裙,披上丝绸外衣,光着脚走在白色羊毛地毯上,走到房门前,将卧室门猛地打开,看清对方后,双手环胸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对方的脸慢慢地说:

“Clint,找我做什么?你最好给我一个不会因为手痒殴打同事[重音]而被扣工资的理由。”

站在门外的Clint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勉强的向女特工微笑,目光复杂地看着Natasha说:

“Sorry,Tasha这么晚来打扰你,但我需要你帮个忙…不会用你太多时间,一天就好,”

抿了抿嘴,在女特工起床气爆发之前,说出了原因,

“他要结婚了,他们邀请我去他们的婚礼,我…我希望你能陪我出席。”

这句话像用尽了Clint的全身力气一样,他紧紧地盯着Natasha,等待着她的回答。

  红发女特工眉头紧皱的看着一会儿男特工的黑眼圈和他疲惫的神态,直到他脸上勉强的笑容支撑不下去为止才缓缓从红唇里吐出几个词:

“可以,我可以陪你去,现在,滚回去睡觉!”Natasha看着对方飞快跑走地背影高声说,
别想太多,你也不想被他嘲笑你的黑眼圈吧,Clint.”

然后关上门走回柔软的大床旁边,选了个舒适的姿势躺下,接着与睡神幽会。

  Clint跑回卧室,关上门后靠着门,望向窗外月光下的灯红酒绿和车水马龙,有些没落寂寥,然后深深叹了口气,想着

[well,也许我也应该找个伴?今晚我可真是跟个小姑娘一样,呵。]

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揉了揉金色短发,抹去了脑海中的这个想法,把自己扔进床里,强迫自己陷入沉睡,临睡前迷迷糊糊的想着

[毕竟明天还要去参加他的婚礼,绝对不能被内个臭小子嘲笑…]
 
  “Clint Barton!别像个小姑娘一样,你还要在更衣间待多久!”

一大早就被叫起来的Natasha,在等候了男性特工两个小时之后忍无可忍的踹开了Clint卧室的房门,冲坐在床上发呆的Clint喊。

Agent Barton被吓得直接从自己的思绪里掉了出来,惊慌失措的看向衣着华丽,等的不耐烦的女特工,看清楚是谁后先是被Natasha惊艳了一把,然后松了口气,连忙整理好再次褶皱的黑色西服,然后给了Nat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

“Sorry,Tasha.”

端着左手放在身侧,示意对方快过来挽着自己。

Natasha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微微抬起下巴,身姿优美的走过去挽起对方的手臂,示意对方可以前往婚礼现场。
 
  他们举办的是海滩婚礼,白色的玫瑰和红色的玫瑰装点着餐桌,纯白的桌椅显示着婚礼主角之间纯真无暇的爱情,彩色的气球被捆成一束束环绕在心形拱门和台柱上,像螺旋DNA一样有序的交错在一起,让整个婚礼多了几分活泼与欢快的颜色,宾客都在对主角儿们送上祝福,被围在中心的Pietro笑得非常开心幸福,旁边的新娘也非常美丽动人,美丽的婚纱白的刺眼,连墨镜都没法阻挡婚纱的洁白,让Clint有些眼睛发酸,Nat侧过脸,在Clint耳边小声说着悄悄话:

“这件婚纱衬得她可真漂亮。”

“yea,她很漂亮。”

Clint语气平稳沉稳的赞扬着新娘,脚步坚定地向着新婚夫妇走去,仿佛他们本不认识,只是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神有些恍惚,默默紧了紧挽着Natasha的手臂,然后挤出一个暖洋洋的微笑,走到Pietro对面,与他对视,衷心的祝福他:

“恭喜,新婚快乐。”

微微转过头,眼睛中满溢笑意,向旁边的新娘祝贺道:

“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他以前很淘气,但是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很棒的英雄,所以他也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丈夫,祝福你们,My  lady.”

新娘羞涩又幸福的笑着点了点头接受了祝福,然后回答道:“你也是,英俊的先生,您与您旁边的女士很相配。”

Pietro一直微垂着头,眼睛望着Clint,笑容得体的与他们握了握手,和他们客气客气了场面话,然后让负责接待的服务人员将Clint和Natasha引进大厅。

坐在宾客席,Clint低着头望着自己宽大修长的双手,默默地想着如今的Pietro

[他像个成熟的男人,能够担当起一个家庭中丈夫与父亲的角色了,他已经不再是记忆中拿个幼稚的熊孩子了,岁月让他改变]

Clint亦然,他不再年轻,不再战斗在第一线,不是不想,而是身体已经不允许神盾局特工的高强度战斗节奏了,他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Old man了。

婚礼的节奏很快,至少在Clint感觉来说,就像是一首只有几分钟的国歌一样,在他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Pietro带着祝福的笑容,挽着美丽的新娘,看着这一切的,Natsha不着痕迹地凑在Clint耳边:

“别陷在回忆里了,Clint,Pietro都已经走出来了,你不能再一个人留在原地了。”

[Natasha是对的。]

脑子里这么想着,脸上却带着僵硬却不失礼节的笑容祝福着新人。

[这一切是该结束了。]

Clint在Pietro婚后一个月,不明失踪,意外的是S.H.I.E.L.D.并没有太大反应,一名特工在整理资料时,意外发现原来的Agent Barton的个人档案,被列为了七级机密性文件…

世界上少了一个Agent Barton,而Sokovian在Clint失踪的当天,一位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出门,甚至多年在国外进行治疗的老邻居突然回到了家乡,左邻右舍纷纷猜测着老邻居的样子。

有的说是老头子,有的却说也许是位美丽的女士,当他们带着各家准备好的苹果派或蛋糕前往表示欢迎的时候,为他们开门的,是一位有着金色短发,带着温暖笑容的英俊中年男性,和煦地请他们进门,和他们寒暄,主宾愉快地交流,并且在最后道别的时候表示了欢迎再来的意思,他们都对于这位男士的归来表示欢迎。

有的人却疑惑,可是又不好意思当着那么多人面前提出来,邻居身上结实的肌肉块和完美的肱三头肌,怎么也看不出病弱,不过这也不关他们的事,不是么?

——————— END ———————

评论
热度 ( 11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