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Bucky洗脑视角ooc)寒冬

风雪,寒冷,疼痛,枪声,血液的铁腥味,人类的呻吟和哀嚎…

睁开眼,无数的尸体,鲜血和残肢堆叠在周围,有些是任务目标,有些则是无辜被杀的平民,腐败的恶臭弥漫在房间里,突然,地上的血液流转起来,残肢随意的各自拼凑,尸体开始动了起来,它们缓缓地向我靠近…

[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应该在执行任务]

面无表情地想着,看着这里的一切,是我所做,但我需要离开,挥动着铁臂,将前方阻挡的一切清扫开,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东西。

武器能做的,只有遵从使用者的意志。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多了一扇门,门上的纹路像是血管,肉块和血液从门上落下,门把手像一块烧红的烙铁。

[我需要出去,长官在等着武器。]

抬起铁臂毫不迟疑地握住门把,用力向外拉起,沉重的血门发出刺耳的嘎吱声,皱着眉用尽全力打开,入目是一条昏暗的甬道,甩手扔下已经被扯下来的血门,走进甬道…

寒冬凛冽,冰谷的风雪一如往昔,寒冷刺骨,现在山顶,旁观看着自己一次又一次掉下火车,Steve一次又一次的痛苦,凝视良久,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向冰雪与寒冷的大门,用拳头不断猛击紧闭的大门,直到它再也承受不住,轰然倒地,喘着粗气,走过一地狼藉…

再一次走出昏暗的甬道,站在门前,还未看清眼前的事物,就被头脑传来的尖锐刺痛攻击的无法正常站立,退后几部,靠在墙壁上用力捂着头部,紧咬的牙关挡不住痛苦的声音,痛昏的前一秒想着长官如果没有接收到支援会不会向武器维护部投诉…

“желание”(渴望)
“ржавчина”(生锈)
“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рассвет”(黎明)
“печь”(火炉)
“девять”(九)
“доброта”(善良)
“домой”(回家)
“один”(一)
“грузовик”(货车)
“солдат”(士兵)

“Welcome back, Winter.”
“Hail… Hydra…”

评论 ( 1 )
热度 ( 5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