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兔生艰难!


▼设定Clint Barton Ribbit在一次任务中不幸被暗算
   造成了死亡结局xxx

▼大写的OOC

▼发出来是为了存一下√

  在被人追赶的过程中慌不择路的逃进了一处角落,麻药被注射进体内的时候,我所担心的是我紧急传达出的文件有没有成功被nat接收…

  费力地睁开眼睛,无力地躺在冰冷的大理石板上,眼前一片熟悉刺眼的强光,光线模糊了视线,全身僵硬,一动不动的摊在原地动弹不得,明知道此时逃走才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动物的本能死死的压制住了身为人类时大脑的理性判断,“啾…”轻轻动了动三瓣嘴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声

[看起来我是在桌子上]

理智努力与本能争斗,企图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毫无进展,软弱无力,毫无威胁。
  被伏在额头的耳朵忽然感受到人类走过所造成的微风,惊恐的情绪充斥在整个兔子小小的身体内,鼻子因为紧张而快速耸动,呼吸急促,胸腔及腹部起伏越来越快,身体的热量也越来越高,耳边隐约听到了金属间相互摩擦的声响,模模糊糊的想着

[他在干什么?磨刀?well,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了,humm,也许是肥美的兔肉,huh…]

  脚步声渐近,最终停在了桌子前,被人类抓住双耳提起,柔软的腹部面向敌人,随着人类的步伐被带向一旁的房间,四足捆住的兔子被搁置在冰凉刺骨的金属桌子上,侧躺在一个金属托盘里,托盘被人类轻轻地放在了地面上,后腿被一只大脚踩住,两只耳朵被揪住微微向上提起,身体被迫摆成侧卧的姿势,贴近颈部的刀锋让我紧张的瑟瑟发抖,人类拿着刀在我的脖颈比了比,似乎在找下手的最好位置,他还用松开耳朵上的手,用手指揉了揉我头上的绒毛,之后就用刀划开了我的喉咙,冰冷的刀刃割开血肉的触感与皮毛被划开的声音让我感到一阵战栗

[感觉上这可真疼,我还感谢他让我没有痛苦的死亡么,呵…]

  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四散奔流,飞速的浸染着银色的金属托盘,身体浑身颤抖抽搐,渐渐窒息的痛苦让人发疯,后腿被人提起,整个兔子倒立着挂在空中高举的手臂上

[well,等不及想让我的血流干啊。]

  眼前的光明极速缩小,黑暗在没注意的时候覆盖了一切,眼球不自然的向上翻起,腹部的起伏渐渐归于平静,鼻子再也没有任何耸动,胸腔内的心脏不再跳动,因为姿势的原因,窒息与失血完全的杀死了我。

  我感觉到自己向上飘起,有什么被抛下,又有一些被释放了,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那个人类利落的将‘我’除毛,扒皮,剖腹,剔骨,洗净,腌渍,涂油,用铁钎穿起架在庭院中的烧烤架上,我的身体随着机械的转动渐渐改变了颜色,变得金黄,他刷了刷蜂蜜与调料,坐在烤架一旁的座椅上小幅度地抖腿,似乎非常期待享用时刻的到来…

  正当我打算试着看看能不能阻止这个屠夫的时候,我的意识却开始消散,渐渐‘看’不清,听不见,冰冷孤寂的黑暗成为了我最后的‘记忆’…

                          —— END ——


评论
热度 ( 2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