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圈名残阳 / TeaCup.‖RDJ痴汉粉‖弧长怪‖文笔差‖一个爱欧美剧的小透明

[HE&BE 双结局]【银鹰银】希望和绝望


〈文笔渣,点开需谨慎,错字见谅〉

*注意事项
▲第一人称有ooc,雷者勿看
▲双结局!双结局!双结局!
▲主CP银鹰,微有盾铁,锤基,寡红情节
(特注:寡红只有一句_(:з」∠)_)
▲银鹰银有拉灯情节
(特注:真的拉灯了)
▲花吐症…算是有二设,跟原设差不多,但是如果一个月(30天)没有被治愈就会死亡
〈梗出自日本花吐病…具体不知道是谁( ̄⊥ ̄)〉
▲原创文,虚构架空,雷同巧合

1.

  “hey,guys,有人看到我的小甜饼了么?还有Thor and hulk去哪了,怎么不见人影?”我从厨房探出头向坐在客厅吧台旁边的队友们问道。

“nop,别来烦我,我很烦,Clint.”Natasha拿着pad躺在沙发里头也不抬的应付了一句。

“No problem,tasha.”献媚的笑了笑不敢再去叨扰刚刚完成为期一个月任务的女特工,移开视线看向正在让Dummy拿咖啡的Iron-Man。

“Maybe is hulk?oh!我的咖啡和甜甜圈!Dummy我要把你捐给福利院!”Tony看着被Dummy浪费的今天份额的咖啡和巧克力糖霜甜甜圈炸毛了,我和tasha习以为常的忽视了委屈的Dummy和还在为了咖啡而伤心的Tony·没了咖啡因会精神死亡·甜甜圈也很重要·Stark。

“Barton,也许是你吃完了,可以让Jarvis帮忙订购,Thor回神域为loki治病了,据说是一种亚洲的罕见疾病,hulk应该是去拿他ZOO的新成员了,下午就会回来,别担心。”Steve·美国好先生·Tony babe专属保姆·Rogers为我解答了疑惑,然后立刻转头去安抚一旁还在炸毛的‘幼儿Stark’,说真的,我觉得他们之间的粉红泡泡都要挤到我眼前了,还是几千瓦的闪光粉色泡泡,我咂了咂嘴,推了推新换的墨镜冲那对儿放闪光弹的两个人喊:“Stark,你们快把我的一双鹰眼闪瞎了!”Tony看了看我后毫不在意的继续。
 
  Stark和有些尴尬羞涩的纯情Captain周身气氛一如既往的闪闪发亮,Nat也依旧刷新着她的Pad,我决定不再理会厨房外几个人继续好好仔细搜查厨房,试图找到窃贼的遗留信息,好让我知道偷吃我小可爱们的到底是谁。

“这是什么?”满脸疑惑不解地捡起在橱柜上的一朵红色的花和几片散落的花瓣,拿起来在手上仔细观察,像是刚刚采摘下来的红色雏菊,而且颜色居然跟Thor的披风颜色一致,至于我怎么看出来颜色是否一致的,我可是‘Hawkeye’啊,放在手心里,头凑过去仔细闻了闻,有着芬芳扑鼻的香气,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上面好像有点淡淡的血腥味,但是转念一想,也许是我的错觉,毕竟总不会有人摘雏菊还会受伤吧,想着笑了笑,掸了掸手不在意的把花扔进垃圾粉碎机,剩余的残渣让那些Tony的纳米机器人来解决就够了那些机器人收拾起它们认为的垃圾真的是毫不留情,各种意义上的。

  最后,我在我藏小甜饼的冰箱下层门与上层门的中间间隙里找到了一些根部乌黑,但是其余部分是白色的头发,看着头发的颜色我想不用我说,也知道了谁是贪吃鬼了,皮笑肉不笑的看了良久,最终深深地叹了口气,把物证头发扔进了垃圾桶,暗自决定下回要把小甜饼藏进通风管里好防止再次被内个白毛小鬼偷吃了,为了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我决定给自己做一个完美三明治,顺便享受一下难得安宁的下午。

2.
  被一阵急促敲门声吵醒闷闷不乐地打开门揉着有些凌乱而柔软的头发看向门外的人“大早上被吵醒心情可不怎么美妙,所以有话快说,Tony。”Stark一脸理解的翻了个白眼:“我只是要告诉你,你的小甜饼到货了,小鸟。”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本大爷理解了一切,本大爷就是这么机智迷人’的表情,然后不再看我自顾自的离开了房门口。

“well,铁罐那是什么表情,oh…”揉着因为睡眠不足的头,走到房间里的等身镜前粗略看了看自己,humm衣衫不整而且胸口有一个红色的瘀斑?[纽约蚊子这么早就开始活动了?现在才刚春天!而且不痒也不疼…]怀疑地挑了挑眉,并且伸手蹭了蹭红斑,发现并没有任何不适,不再去想转身关上房门准备去洗漱换衣,突然口腔里充满了浓浓的花香,像是玫瑰花的香味,喉咙里疼痒不断,像是有什么正在拥挤着出来,“嗯咳!”忍不住使劲清了清嗓子,端起一旁桌子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抬手捏了捏咽喉,试图缓解咽喉里的不适,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口中香味更甚,充满着我的口腔

[huh,我觉得我现在一张嘴就可以充当清新剂了,hulk如果也这样我就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口腔异味了…]想着笑出了声,然后机智的我决定不再纠结这个小问题,还是赶快收拾好了去吃早餐比较重要,要知道如果等白毛小鬼和hulk来了,我也就不用吃了,我用了一秒想了想以往的惨痛事实,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向洗漱间,现在镜子前洁面,漱了漱口,然后在牙刷上挤好柠檬薄荷味的牙膏,开始刷牙,柠檬薄荷清新冰凉的味道暂时解救了被玫瑰甜腻香气淹没的我,像是从肺里呼出来的一样,在我懒懒散散地刷牙的时候,有些忍受不住喉咙仿佛被异物充满的感觉,用力地咳嗽了几下,害的自己差点被嘴里的泡沫呛住,有些气恼的端起一大杯水漱口,结束了我的早上洗漱时间。

3.

  “Hawkeye,你还好么?”再一次,因为我喉咙里的痛痒和一天到晚从不消退的花香而难受的要死,它们好像已经塞满了我的食道和胃,因为这个我已经几天没怎么正常进食了,连小甜饼也没怎么吃,浑身无力,所以我的箭射歪了0.5cm,没能‘杀死’虚拟影像里的敌人,反而让对方成功一枪洞穿了我的心口,旁边早已完成训练观察我训练过程好改良战术的Captain忍不住担忧地问了一句:“你的状态有些不对,是还在意你被Mr.Maximoff偷吃的甜饼么?”

“No,没事咳、我只是咳咳咳、有些喉咙难受,Captain,别咳、担心,我会调整、咳咳好自己的,大概咳咳咳。”转向一旁向队长解释,试图表现出我真的没事,[白毛小鬼要是知道我射歪的原因,会嘲笑我一个月的…感谢hulk已经回来了]
 
  因为痛痒我忍不住猛咳了起来,弯下腰伸手捂住口鼻,队长跑过来一边为我顺气,一边让Jarvis联系Bruce…
 
  弯着腰的我开始脑充血而眼前发黑,口腔里渐渐出现了浓浓的血腥味,大量的鲜血和一些片状的物体被我咳了出来,身旁的队长架着我的手臂站起来让我直起身看了看地上的一片狼藉,皱着眉头担忧地看着我唇边残留的鲜血,准备带着我前往Bruce的实验室,等待Doctor的检查,我只好跟着队长一起走…

“这是花吐症。”Bruce拿着检验报告对我和队长说,“是一种主要在亚洲传播,前期会喉咙发痒疼痛,之后会咳嗽吐出花瓣并伴有鲜血的病症,如果长期不进行治疗将会死亡,可惜的是该症状无药可解,治疗方法只有一种,和被暗恋的人相吻,并且心意相同,互相爱慕才能治愈,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病症的患者吐出的花瓣,如果触碰到健康人的皮肤,触碰者也会受到传染,受传染概率是100%。”

“Clint你得说出来,你暗恋的人是谁。”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女特工,现在正实验室门口用陈述的语气说出了我最不想讨论,也是最不想面对的事情。“huh,我也想知道我的暗恋对象是谁。”装作满不在乎的说,企图糊弄过去,虽然知道不可行但还是要是试试,我已经准备好如果tasha再问我就直接从头顶的通风管逃走,但是女特工只是嫌弃的瞥了我一眼,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huh,我就知道她已经猜到了!虽然也没想要瞒多久,可这也太短了,才6个月!well其实我也挺意外我可以糊弄她这么久…]

  眼珠转了转看向上方雪白的天花板,她一直看着我,有些不自在地偏了偏头努力忽略她审视的目光,Captain和Bruce正在讨论,Bruce表示最好让我自己想明白,然后去表白,Captain觉得这有些不太尊重我的感情和对被暗恋者的不尊重,Tony从门外走进来,想要看看能不能通过科学拯救我的小命,我看了看队友,决定先去厨房吃个完美三明治放松一下,然后我在Natsha他们的默许下溜出了Bruce的实验室。

4.

  我跑到了厨房摇了摇头开心的打开冰箱,开始向外丟自己要用的食材“黑麦面包,番茄,酸黄瓜,豆芽菜,花生酱,火腿,火鸡,奶酪,芥末酱,well在白毛小鬼闻到之前…”飞快地给自己做了一个完美三明治,用纸包好,拿在手里,准备咬下一大口好好享受美味的时候,一道银色旋风从我旁边刮过[内个臭小鬼又来了]翻了个白眼,然后不出我所料,我的三明治跑到了内个小鬼的手里。

“PietroMaximoff!”伸手拿起一边的花生酱冲那个在我面前洋洋得意的臭小鬼丢过去,“要吃自己去做,把我的三明治还我!”

Pietro左手晃了晃我的三明治用不正经的语气说:“Well,我觉得你做的比较好吃,而且你也可以自己再去做一个嘛,Oldman.”

我一个飞扑直接扑倒了他的身上,直接跟他抢夺起三明治,要不是没带武器又不想破坏大厦,我一定让他知道做人不能这么懒,他也没有使用超级速度,用普通人的速度跟我在地上打成一团,突然我剧烈咳嗽了起来,花瓣和血液直接吐在了他的衣服上,抓着他衣服的手变得无力,他有些被吓到了,惊慌失措地想扶起我。

“Oldman,你吐了好多血!你怎么了?!这…我们快去找Bruce!”

我推开他的手,躺在地上一边吐血一边看着我刚才吐上去的花瓣,发现没有花瓣碰到他的皮肤,用手拉过有些呆愣的男孩儿,将他身上的花瓣拿下来,小声对他说:“别担心,Oldman目前还死不了,如果不想也变成这样,就别碰到我咳出来的花瓣,boy.”

说完站起身拉着他去找Bruce,经过半个小时的等待,得到的结果是他没有被我传染,然后我和他解释了一下这种病,他瞪大了眼睛,之后就一直逼问我到底我喜欢的是谁,我不去理他,一路跟他纠缠着回到卧室,在房门口跟他说“你,行了吧,我喜欢的是你。”然后不再管他直接关上了门,有些无力地顺着门滑坐在地上[到底还是说出来了啊,well,不过他也不会信的,只会以为我耍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慢吞吞的一步一步的蹭到床边,然后把自己沉重的身体扔在床上,衣服也懒得换,直接陷入了沉睡…

5.

为了防止传染给其他人,我告诉Tony,让他把我锁在了房间里,除了做好了防护送食物的人,不许任何人进屋,好防止传染。

在我玩腻了游戏,看遍了房里的漫画,把弓箭擦拭保养得闪亮亮后,我只好整天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数着自己剩下的时间还有几天,[今天是确诊的第29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战场上,well,我可真想念…(吞下了名字)啧,虽然可能没机会了。]

我也想要起来活动活动,但是大量失血已经让我虚弱的连行走都会出一身虚汗,咳嗽愈演愈烈,血液随着每次的张口流出,火红的花瓣也被咳得到处都是,散落在房间各处,玫瑰浓郁的芬芳将血腥味完美掩盖起来, 当我再次咳出一口有血液的花瓣,有些无聊的想

[well,我现在的样子肯定糟糕透了,huh,只穿着内裤,满身鲜血,满床花瓣,不过不穿衣服不能怪我,血和花瓣满床都是,黏在身上太难受了,而且就我一个人…我该感谢Tony的科技,让白毛小鬼不能打开我的房间门,而且有内些纳米机器人定时帮忙清理,真是帮了大忙,毕竟谁也不想睡在满是鲜血的床上。]

单手捂着眼睛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侧身拿了两张旁边的抽式纸巾擦了擦嘴边上刚刚咳出的血液,之后将染血的纸巾精准的投入垃圾桶,深深叹了口气…

〔b.以下分结局,HE结局将转换成第三人称〕
                  【 HE 请看6 】

                  【 BE 请看7 】




6.HE

  大厅中所有人围坐在餐桌旁,Bruce和Tony在讨论着Clint糟糕的病情,队长在Tony边上紧锁着眉头,安静地保养他的盾牌,时不时的看看旁边的Ironman,Natasha在拿着一瓶伏特加用杯子小酌神情冷静,就是食指不停的敲击吧台的桌面,Thor还在仙宫治疗loki的病情,Pietro难得安静的乖乖坐着,就是脸色阴沉着,随时就要掀起狂风骤雨,空间中的气氛围持着一种诡异的平衡,直到Natasha喝完了伏特加,走到还在坐着的Pietro身边,按着他的肩膀对他淡淡的说道:

“小子,跟我出来。”

不等Pietro回答转身走向门外,Pietro愣了下,然后一阵风一样的跑到Natasha身边,Natasha用锐利的眼神盯了他一会儿,在他想开口的瞬间说:

“你既然担心他,那就去试试吧,也许他爱的就是你,我知道你偷吻过他,kid.”停顿了几秒,“我们都想他活着。”

Pietro红着脸踌躇着:“Oldman不可能清醒着让我吻他的。”

Natasha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简单,趁他睡着的时候就行了,就像你之前做的内样,我会告诉Tony今晚让Jar帮你打开Clint的门,剩下的就不需要我说了吧?”

Pietro红着脸听完点了点头,揉了揉眉心说:“I know。”

Natasha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转身回到了屋里,留下Pietro在原地思维发散…

  夜晚柔和的月光从窗口流进室内,Pietro透过昏暗银白的月光看到Clint熟睡在大床上,床上被机器人收拾的柔软干燥,花瓣也被收起来送到大厦最底层焚烧了,可还是有血液残留在Clint的下颚上,他环抱着被子,显得有些幼稚可爱,但这丝毫没有损坏他的帅气,反而添了一份脆弱,Pietro在暗处看着沐浴着月光的Clint,有些紧张的慢慢走过去,缓缓低下头,轻轻亲吻了下Clint的唇,他尝到了他血液的味道,因为闭着眼睛而没有看到他们接触的瞬间,Clint迷迷糊糊地微睁开了眼睛,微微屏住呼吸,又瞬间装作无事的合上了眼睛直到他飞快地离开房间才再度睁开,翻身平躺望着天花板笑着悠悠叹了口气,过了很久才再度入睡…

当Clint在被感染的第三十天懒洋洋的出现在大厅的早餐桌旁时,除了Tony和Nat,所有人表情都变得呆愣,Clint冲队友们友好的打了个招呼“Goodmoring,guys!”

说完Clint走到Pietro身边,伸手揽住对方的脖子,在他耳边说:“hi,我们得谈谈,boy.”

边说边就势把Pietro拉出餐厅,屋内的Tony看到他们离开屋内后,直接叫Jar放出昨天Pietro夜袭的视频,除了Captain对于放出视频没经过Clint的允许表示不满,并没有参与观看外,其他人都围坐在一起观看‘短片’…

“所以…Oldman你想谈些什么?”Pietro尽量放松自己做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只有一句话,昨天晚上我醒着。”凑近到两人的呼吸都交织在一起的距离,冲他温柔地笑了笑,欣赏了下他呆愣的表情,然后想要抽离开距离,但是下一刻就被男孩搂进怀里吻住了双唇,瞳孔急剧收缩,脸上变得燥热,小心翼翼的回抱着Pietro,一边缓缓开始回应起了他的吻,一边纠缠着慢慢挪向电梯,两人急迫的点击了卧室所在的楼层,在电梯中呼吸急促的撩拨着对方,等到电梯停下,Pietro扛起Clint飞快地跑进了他的卧室,紧紧的关上了门…

第二天除了终于互相吐露真心的狗男男,剩下的人都认为昨晚的噪声太大了,扰人清梦…




7.BE(有ooc)

  我勉强支撑起上半身,无力地靠坐在床上,虚弱的小声说:“Jarvis,你能帮我个忙么?”

大厦的AI管家立刻回答:“当然,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巴顿老爷?”

“咳咳,请帮我告诉kid,I like、I like him 。”踉踉跄跄的说完后又再度吐出了花瓣与血液。

“消息已送达,请注意身体,巴顿老爷。”
Jarvis用一如既往的优雅声音提醒了我,我真的告诉他了…如释重负的呼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躺下,微笑着陷入沉睡,而这一次,不会再醒来了。

我不需要知道他的回答,因为我知道,我感觉的到,他,并不像我爱他一样爱我。

Pietro无视了内条消息,他以为是Oldman的玩笑,看到消息的时候,他还在气恼,有生命危险的时候Oldman还不忘记要戏弄自己。

当Pietro再一次接到有关ClintBarton的消息,是邀请他去参加他的葬礼,他茫然的一次又一次看着信息卡展示的全息影像上Clint的遗像,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呆愣了片刻,然后立刻飞速跑到Stark大厦,直接冲到大厅里向所有的人大声询问:“告诉我,Clint没死!他还好好的活着,他被治愈了!”

但是所有人都脸色为难的移开了与他对视的眼睛,看向别处,Pietro扬起头,痛苦的遮住了脸喃喃自语:“No,是真的…我做了什么…我居然忽略了它,我没有相信他。”

Natasha走到他身旁,轻拍他的肩膀,安抚道:“不是你的错,他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他是笑着离开的,没有痛苦。”说完背过身缓步离开。

“Maybe…”Pietro摇了摇头,“但我还欠他一个回答,我还需要告诉他我的答案啊。”闭上眼睛苦苦的笑了笑,放下遮挡的手,看向手中信息卡中的遗像轻声说:“Waiting for me,Oldman.我还需要去安排一些事情。”

  半年后,在Natasha和Wanda结婚典礼后第三个月最后一天,Pietro被发现微笑着死在了ClintBarton的坟墓旁,身旁散落着幽兰百合的花瓣和黑种籽草,飞溅的大量血液将地面染红,Pietro唇边还有遗留的鲜血,顺着下颚蜿蜒而下,血线没入衣服,死因———花吐病。



—— End ——

 
〈黑种籽草:无尽的思念〉
〈幽兰百合:迟来的爱〉
〈红玫瑰:我爱你〉
〈红色雏菊:隐藏在心中的爱〉

b.希望写出来还好,以及错别字应该有,我查了几遍,有可能有的没查出来,多见谅_(:з」∠)_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小茶杯御用修补师 | Powered by LOFTER